【玉师人物4】沈柳红:命运的舞者

时间:2017-06-19 浏览次数:3995 作者:玉林师范学院宣传部 来源:玉林师范学院宣传部

分享至:

编者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故事、自己的梦想。他们不一定轰轰烈烈,但却真真切切,让同伴感到温暖、让群体具有力量、让社会看到希望。做一名特殊的舞者,追求的不是鲜花、荣光,追求的也不仅仅是美丽,追求的是热爱,是梦想。因为身体的柔韧需要通过坚持不懈的练功来达到,而生命的韧性需要永远的修行。

    “没有杀死我的,使我更加强大。”她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舞姿翩翩,笑眼盈盈,每一个身体的律动,都在诠释着对生命的热爱,对灵魂的释放。

(六年前,沈柳红从事玉林师范学院体育健康学院从事健美操与形体舞蹈教学。)

    她是沈柳红,2008年毕业于广西师范大学体育学院,硕士研究生,健美操、艺术体操、体育舞蹈专业,毕业后一直在玉林师范学院体育健康学院从事健美操与形体舞蹈教学。2011年4月,一场交通意外让她的命运瞬间改变……

面对命运,接受命运

    沈柳红一直热爱着舞蹈,工作上勤勤恳恳,兢兢业业,曾在学校年度考核中获得优秀、获得学校优质课教学一等奖、广西高等学校优质课教学二等奖,主持校级课题、教育厅课题研究各一项,参与课题研究多项。因为一场意外,曾经美丽的舞者只能面对残酷的现实,以轮椅代步,美好幸福的生活被完全打碎。 
    “滚烫的水泼在腿上都没有知觉,就算用刀割,我也不会喊痛。”那场意外事故损伤了沈柳红的中枢神经脊髓,从此“截瘫”二字将无情地伴随着她,每天只能与轮椅作伴。
    事故发生后,沈柳红在玉林市骨科医院接受治疗。“起初并没有意识到事件的严重性,以为只需要一年的时间就可以康复,平日工作太忙了正好可以趁这个时间好好休息。”这时的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将永远也站不起来了。然而,命运常常捉弄人。一个月后,医生告知她:“要做好长久的思想准备”。那一刻,她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即使再怎么努力训练,也救不回那条神经。”经过康复训练后双腿未见一点起色的沈柳红开始变得消沉,变得敏感,害怕别人异样的目光,“有一次爱人带我去逛商场,一位小朋友看到我,便问他的妈妈‘那个阿姨怎么是这样的’。当时我特别自卑,抗拒外出。”

战胜自我,战胜命运

    “幸运的是,身边的人都没有放弃我。”沈柳红露出了感激的笑容,家人、朋友、学校领导、老师、学生都给予她莫大的支持与鼓励,陪伴她度过在医院里最煎熬的三个月。
    在沈柳红住院期间,身体打着各种支架,无法动弹,翻身动作需三个人合作才能完成。仅靠家人的照料异常艰辛,学生得知这一情况以后,自发安排人员轮流到医院照顾沈柳红。“他们经常给我按摩脚,还和我讲笑话,这让我很开心。”沈柳红讲道。
    在沈柳红术后的第五至第八个月里,神经的异常反射,让她身体的疼痛愈发明显,发作的频率愈发频繁。可当疼痛发生时,她并没有选择吃止痛药,而是通过看视频的方式缓解身体上的疼痛。
    “时间是疗伤的良药,不应该消极等待,我要尽快缩短疼痛的时间。”在面对挫折与困难时,沈柳红没有放弃,而是勇敢地接受挑战。在亲人朋友的帮助下,她开始每天八个小时的训练。她在床上用四脚撑着,往前爬着走,用手臂的力量支撑整个身体,每往前一步都需要花费很大的力气。她花了四个月的时间,才学会从半躺到完全躺下,到了第九个月,也才可以独自坐上轮椅。
    “让自己忙碌起来,忘记一切痛苦,这是一种有效的解脱办法”。两年过去了,沈柳红在生活及身体上都有了极大的变化。她开始拥有了生活自理能力,可以做家务,辅导孩子作业。“我觉得我变聪明了,很多以前没想到的方法,现在都源源不断地涌现了”。

二次启航,舞动精彩

    “命运如一片落叶,既然无法逆转命运,那何不随命运的风而翩翩,何不随心而舞动?”重返舞台的沈柳红印证了这句话的真理。在经历了悲伤与疼痛后,沈柳红重新恢复工作,逐渐接受现实并最终走出心里的阴霾,同时也看到了生活的希望。

(六年后的今天,沈柳红创办“我行我酷轮椅舞蹈队”,做命运的舞者。)

    生活有了基本的保障之后,沈柳红重新燃起了对舞蹈的热爱与追求,自创轮椅形体、轮椅健美操、轮椅拉丁等舞蹈。但她不甘于一个人的舞蹈,暗下决心要把自己创编的轮椅舞蹈运用到更广大的轮椅朋友中,于是在2016年2月,沈柳红发动脊髓损伤伤友组建了广西第一支轮椅舞蹈队,并取名叫“我行我酷轮椅舞蹈队”,开始了生命中的第二次起航。
    “‘行’寓意我们虽然残疾了,但我们不残废,要对自己说‘行’,‘酷’符合舞蹈的一种精神,我们是一群命运的舞者,超越生命、挑战命运、创造奇迹,弘扬社会正能量是我们轮椅舞蹈队的宗旨,我们要让轮椅舞蹈的风采永远,让轮椅舞蹈的精神发扬宏大并传遍每一个角落。”沈柳红解释道。
    2016年2月16日,“我行我酷轮椅舞蹈队”在南宁残疾人活动中心进行简单的仪式之后,这支满载希望的舞蹈队便开始了进行第一次训练。即使酷暑难熬、经费欠缺、行动不便等问题接踵而至,但他们没有放弃,一次又一次进行刻苦的训练。如今,在残联会和众多志愿者的帮助下,“我行我酷”舞蹈队已在南宁、钦州、来宾等地举办了演出活动,留下了优美的舞姿,并激励了很多的伤友加入其中。
    “生命的过程不在于我们得到了什么,而在于我们给予了什么。”现在的沈柳红,没有怨天尤人,没有自暴自弃,而是信心十足,踌躇满志,力所能及地投身于志愿服务中,努力实现残疾人的文化共享和社会融合。“后期我打算在玉林成立‘玉林市脊髓损伤希望之家,’帮助更多坐在轮椅上的朋友找到属于自己的另一个温暖的家。”